运动应激调节剂助运动员减轻运动性腹泻

2018-05-16

timg.jpg


竞技体育运动员在大赛中发生运动性腹泻和腹痛,是影响比赛成绩的重要因素之一。各国都在寻找解决方法,但至今没有理想药物。


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,王军霞在向10000米金牌冲刺时,因为腹泻影响了体能,仅差几步丢掉了金牌;1998年在泰国亚运会期间,中国队出现了大面积非细菌感染腹泻,总体比赛成绩受到影响。然而,此次北京奥运会,中国代表团没有发生大面积运动性腹泻。奥秘何在?


据有关专家介绍,运动性腹泻是一种功能性腹泻,与运动项目的运动量直接相关,体能类项目高于技巧类项目。同时与运动性腹泻相伴的还有大运动腹痛,也是体能类项目比例高。这种腹痛与大运动时胃肠道及盆腔缺血直接相关,女运动员由于盆腔缺血和经期反应,腹痛高于男运动员。其机理是,当运动员处于运动极限状态时,为了满足运动的需要,大量血液会供应给骨骼肌,导致肠道大量缺血,马拉松等极限运动,肠缺血量最高时可达到80%。而肠道缺血的直接后果,是肠道黏膜失血损伤或脱落,致使肠道黏膜、有益菌群和免疫球蛋白同时受到严重损伤,成为运动员在训练和比赛期间频繁出现腹泻和腹痛的重要诱因。


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洪兴华课题组曾发现,胡萝卜中的胡萝卜素、核酸物质、双歧因子等,可以有效保护肠黏膜,并能增殖肠道内的有益菌群。人体受食试验也表明,连续7天服用课题组研制的“胡萝卜素微生态调节剂”,可以使受食人群肠道内的有益菌群增殖100多倍,有效降低运动性腹泻的比例。


2000年3月3日,洪兴华给当时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伍绍祖写了一封信,信中分析,我国运动员赴国外参赛时,虽然饮用的是国内带去的纯净水,但还是因肠道功能失调导致腹泻影响比赛成绩,这里有一个重要而又被忽视的原因,即这些参赛运动员的肠道微生态环境没有保持在正常水平。为此,洪兴华建议,让我国参加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重点运动员,服用“胡萝卜素肠道微生态调节剂”,以在体力严重消耗的情况下,继续保持肠道微生态水平的最佳状态,预防运动性腹泻。此信得到了伍绍祖的重视。2000年7月,通过了兴奋剂检测的2400瓶“胡萝卜素肠道微生态调节剂”,在参加悉尼奥运会的中国代表队中全面应用,成为在悉尼奥运会上获得28枚金牌的“秘密武器”之一。


课题组在临床中还发现,“胡萝卜素肠道微生态调节剂”虽然能预防运动性腹泻,但并不能快速治疗大赛前出现的运动性腹泻。于是课题组提取中药中的脂溶性成分,研制成了治疗型的中药复方制剂“止泻消痛片”和“大运动恢复剂”,组成运动应激调节剂在国家队应用。


乒乓球队.jpg


2004年,国家队在备战雅典奥运会期间使用了运动应激调节剂,奥运会期间,参赛运动员没有发生大面积腹泻现象,并获得了32枚金牌、奖牌总数排名第二的好成绩。2005年国家体育总局决定,将运动应激调节剂应用于2008年奥运会的备战训练和征战。今年3月起,运动应激调节剂在国家自行车队、现代五项队、击剑队、游泳队、皮艇队、划艇队、帆船帆板队、竞走队、中长跑队、女排、乒乓球队、羽毛球队等全面使用。